首页 中彭会——谈谈彭祖的养生房中术之内涵精辟何在?

中彭会——谈谈彭祖的养生房中术之内涵精辟何在?

发布时间:2017-07-13编辑:吴小妹阅读(8)

中国的房中术起源于彭祖,故又称彭祖房中术,这是一门性保健养生医学,或者说是房事养生之道。彭祖,姓彭名铿,又名籛铿。他是远古时期帝尧的大臣,后封于彭城,建立大彭国,他是大彭国的开国之君。

image.png

彭祖(篯铿)因为特别善于养生,以致长寿。在殷末时他依然容颜不老,神采飞扬,精力旺盛如少年。彭祖不仅有高深的房中术理论,而且还有丰富的房中术经验。晋•葛洪所著《神仙传•彭祖》说:彭祖“娶四十九妻,生五十四子,活了八百多岁。“新中国开国领袖毛主席在徐州《论彭祖》称赞说:“彭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长寿之人”,“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彭祖开中国房中术研究之先河,对后世房中术理论的发展起着奠基的作用。彭祖的房中术《彭祖经》此书尽管已经失传,但他的房中术论述则散见在以后房中专著如《素女经》、《玉房秘诀》等古籍中,一直为后人所传颂。如在晋代,葛洪著《抱朴子内篇•释滞》中称:“房中之法十余家”,其中便记载有彭祖;在《微旨》篇中论房中术,则称“彭祖之法,最其要者”,《遐览》篇还著录《彭祖经》一卷,并在《极言》篇引用其文。晋代葛洪著的《神仙传•彭祖》中还专题记述了彭祖对房中术内容的阐述,并记载了他将此术传授予商王妃采女、采女又将彭祖之道报告商王等故事情节。其中谈到彭祖曾强调“不知交接之道,虽服药无益也。”的论点。说明彭祖对房中术的研究和重视非同寻常。彭祖与采女关于房中术的对话内容,其房中术养生理念不仅是自古相传,而且是一脉相承,前后沿袭的。那么,彭祖的房中术的内涵精华为何?我们从诸多古籍记载来研究这个问题。

image.png

晋代的葛洪,号抱朴子,是中国炼丹术的鼻祖,葛洪著《神仙传•彭祖》中记载了传说中长生不老的代表人物彭祖,据说他活了七八百岁。此书详细记载了彭祖从幼及老的事迹。有一点最令人信服,彭祖认为,人即使不懂什么炼丹得道类的法术,只要养生得法,应该活到120岁,这个年龄判断正与现代科学的看法吻合。更难能可贵的是,彭祖认为自己不是神仙,而是有养生之道的人。《神仙传•彭祖》中记载:彭祖认为“天地得交接之道,故无终竟之限;人失交接之道 ,故有伤残之期。能避众伤之事,得阴阳之术,则不死之道也。天地昼分而夜合,一岁三百六十交,而精气和合,故能生产万物而不穷。人能则之,可以长存。”这话如唐代《千金要方》中所指出的那样,性事“非欲务于淫佚,苟求快意,务存节欲,以广养生也;非苟欲强身力,幸女色以纵情,意在补益以遣疾也。”乃是同样的道理。《千金要方》总结了唐代以前医学成就,书中首篇所列的《大医精诚》、《大医习业》,是中国古代中医学经典著作之一,被誉为中国最早的临床百科全书,共30卷,是综合性临床医著。唐朝孙思邈所著,约成书于永徽三年(652年)。该书集唐代以前(包括继承了彭祖的房中术)诊治经验之大成,对后世医学大家影响极大。因此我们可以说,性事得阴阳之术,苟求快意,务存节欲,一是利于养生,二是利于祛病。而非有人所指房中是为荒淫无耻,淫逸纵欲之术。如果我们能掌握彭祖房中术的精髓,以求性爱之和谐,节欲保精为法则,那么,通过性保健而获得生命之长寿,并不是有些人虚妄的异端邪说了。

image.png

著名的《养性延命录》为陶弘景所著,此书是一本较为完备的养生学专书,其基本观点是认为人可以通过养生而达到健康长寿的目的,无须借助于某种超自然的力量。书中引《仙经》“我命在我,不在于天”,及《大有经》“天道自然,人道自己”,而保持精、气、神最为重要。。陶弘景(公元456—536年),字通明,自号华阳隐居,丹阳秣陵(今南京)人,是南朝齐梁时的养生家、道教理论家和医学家。
陶弘景在《养性延命录》的《御女损益篇》中引用彭祖之语,提倡御女益多,追求性事。采女向彭祖提出了一个非常普通的问题,她问:“人年六十,当闲精守一,为可尔否?”说人年满六十,是否可以停止性行为?彭祖的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彭祖说:“不然,男不欲无女,无女则意动,意动则神劳,神劳则损寿。若念真正无可思而大佳,然而万无一焉。有强郁闭之,难持易失,使人漏精尿浊,以致鬼交之病。”彭祖不仅提倡性行为,而且还提倡与多个女子发生性行为,认为这样更有益于健康。他说:“欲以御女者,先摇动令其强起,但徐徐接之。”目的是“令得阴气。” “阴气推之,须臾自强,强而用之。”当然,还有一个关键内容就是忍精不泄,否则对身体有害。

image.png

彭祖曰:“凡男不可无女,女不可无男,若孤独而思交接者,损人寿,生百病,鬼魅与之共交,失精而一当百。”说明人即使活到老年,也不能绝欲,纵然不过性生活,也不等于没有性欲和性冲动,有性冲动而强制压抑,不让射精,实在有违常态,是实得其反,容易损失精气,容易劳神损寿,男性则易诱发前列腺疾病,女性则易出现梦交等症状。当然六十岁以后,有的老人由于自身已毫无性欲,不思合阴阳固然很好,则不可强求。然有的老人精力旺盛尚有性欲,则要顺其自然。

image.png

彭祖对于房事作用的认识颇有辩证法。在《神仙传•彭祖》中记载:彭祖说:“男不可无女,女不可无男,一旦孤枕独眠,思交接而不得者,则容易生病,男失精,女鬼交,最终损人寿,生百病。”强调性不可绝,说明适度房事对养生长寿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道藏•彭祖摄生养性论》中就有“阴阳不交则疮痱生,房室不节则劳瘠发。”绝欲和纵欲两个极端都不利于人的健康,而且身体将受到伤害。凡人才所不至而极思之,则志伤也。力所不胜而极举之,则形伤也。积忧不已,则魂神伤矣。积悲不已,则魄神散矣。凡人才所不至而极思之,则志伤也。力所不胜而极举之,则形伤也。积忧不已,则魂神伤矣。积悲不已,则魄神散矣。因此,中老年夫妇不要过早断绝房事,应维持、均衡、规律地过好性生活,再婚老人也不要否认在寻找精神、生活伴侣的同时,选择好性伴侣的重要性。长期以来,一些人认为老年行房,最易伤人。故论养生时,往往强调这一点,说到体衰身亏,又常“独责于房室”,于是四、五十岁的人,人还未老就早早分床、异被。结果性压抑而不快乐,性器官自然会出现“废用性衰退”,不常用它而过早地失去性系统的功能。性系统功能过早衰退而使性能力下降,这不利于人的养生长寿。

image.png

在《神仙传•彭祖》中记载:彭祖说“古之至人,恐下才之子未识事宜,流遁不还,故绝其源也。故有上士别床、中士异被,服药千裹,不如独卧。”明确指出是古之至人针对“未识事宜”的下才之士不能理解综合养生的理念,或留恋于房事而不能适度,或为了房事而滥用滋补之方药,因此,对不同年龄层次的人提出了不同的“别床”、“异被”、“独卧”的要求,这并不带有普遍性。其大旨是强调房中术对养生之重要性。但后人在转引“别床”、“异被”这段话时,往往断章取义、片面强调独卧绝欲,违背了彭祖的原意,这是有失偏颇的。彭祖还说:“凡此之类,譬犹水火,用之过当,反为害耳。……汲汲所愿伤人,戚戚所患伤人,寒暖失节伤人,阴阳不交伤人,所伤人者甚众,而独责于房室,不亦惑哉!”告诫人们,“用之过当,反为害耳”。而“阴阳不交伤人”,不能长寿与欲愿不遂,忧患悲戚,寒暖不调、男女不交等多种因素都有很大关系,“独之于房”或“房事不节”,不都是“所伤人者甚众”吗?所以,我们要全面理解彭祖讲述房中术的原意,以免误导人们理解房中术养生的理念,从而忽视了老年性爱的养生保健实际意义。

image.png


《神仙传•彭祖》中载:彭祖说“又人苦多事,又少能弃世独住山居穴处者,以顺道教之,终不能行,是非仁人之意也,但知房中之道,闭气之术,节思虑,节饮食,则得道矣!”彭祖说的意思非常清楚,凡人要生存于世,必然要苦于世事纷扰,但又不能独居世外桃园,终究要食人间烟火的。因此,只要你想健康长寿,就必须注意综合调养,而房中术在居家养生方面就必不可少了。除此之外,还要注意综合调养,运用导引气功之术,进行健体养生;调整情志,少些思虑,进行心理养生;节制饮食,不饥不饱,进行食疗养生。四者互为作用,相得益彰,才能起到养生长寿之道应有的作用。

image.png

在《素女经》(注:《素女经》,古代房内秘书,早佚,作者不可考,今本为近人叶德辉辑自日人丹波康赖所撰《医心方》卷二十八,后收入《双梅景暗丛书》。)此书中有关彭祖酬商王的一段对话里,彭祖曰:爱精养神,服食众药,可得长生。然不知交接之道,虽服药无益也。现实生活中不少老人,不知彭祖有此养生理念,他们日日吃补药,天天去运动,却不知房室养生、交接之道亦能保健。彭祖的意思是着重强调房中交接之术,比服药更重要;其次,强调要熟悉交接之道的艺术,不掌握此道亦无益。而交接之道主要有两点:一在于保精,“莫数泻精,使人身轻,百病消除也。”;二在于安心和志,夫妻协调,性必舒迟,徐动欲稀。所谓“交接之道,固有形状,男以致气,女以除病,心意娱乐,气力益壮。……欲知其道,在安心、和志。精神统归,不寒不暑,不饱不饥,定身正意,性必舒迟,深纳徐动,出入欲稀。以是为节,慎无敢违,女即欢喜,男则不衰。”这种男女双赢的和谐保精的交接之道,特别是男子不衰,女子快乐,延年益寿的养生之道难道不应该比服补药更令人欣赏和坚持吗?而交接之道,关键在于少泄精及安心和志,舒心徐动而不是匆匆而行的一泄了之。《玉房秘诀》和《玉房指要》记载有彭祖的房中术。《玉房秘诀》和《玉房指要》是唐代以前的两部房中名著,对彭祖的性保健颇有精辟论述,对研究彭祖的养生房中术,其参考价值较高。在《玉房指要》书中说,彭祖曰:“交接之道,无复他奇,但当从容安徐,以和为贵,玩其丹田,求其口舌,深按小摇,以致其气。”指出男女之间的交合的方法和规律,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应当注意从容不迫,安详徐和,以平和谐调为贵。操作时,可从上而下地进行,头面颈胸,以至下腹,吻唇吮舌,深插阴茎在里,左右小幅度摇摆,以激发女子的性兴奋渐趋高潮。彭祖强调交接之道以“和”字为贵,有和风细雨,平和安徐,和谐协调之意。性前两性配合嬉戏,拥吻爱抚周身,性中深按小摇,不提倡急风骤雨,卒上暴下,而以女方性兴奋得快感为目标,而不是男方一泄求快为目的。这种理念符合性交流的普遍规律,也是重视女方性权利的一种体现,在男权为中心的社会里这种顾及女方性感受的理念的确是难能可贵的。

image.png

南朝•陶弘景的《御女损益篇》中记载:“彭祖曰:消息之情,不可不知。又须当避大寒大热,大风大雨,大雪,日月蚀,地动,雷震,此是天忌也;醉饱,喜怒忧愁,悲哀恐惧,此人忌也;山川神祗,社稷井灶之处,此为地忌也。……其犯此忌,既致疾,生子亦凶夭短命。”陶弘景所载彭祖的性事的天地人三忌,其实就是今天所说的性卫生宜忌,这不是迷信,是有其一定的科学道理的,且对后世也有相当影响,包括唐孙思邈的《千金要方》中的房中补益中所谈到的性三忌与此也是一脉相承的。性事要讲究卫生禁忌,不良的气候、自然、地理条件和心理状态,不仅干扰性和谐,更会致病伤身。
《马王堆房中书·十问·彭祖养阴治气之道》(即彭祖答王子巧父篇)见于1973年出土的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十问》篇。这篇房中专篇的出土说明彭祖房中术思想早在2200多年前的先秦时期就已见之于文献之中。该文强调了保养阴精为长寿的关键,并指出应运用导引、气功、服饵等方法来蓄积阴精的观点。该文文字古奥,这里引开首一段文字:王子巧(乔)父问彭祖曰:“人气何是为精虖(乎)?”彭祖合(答)曰:“人气莫如竣(朘)精。竣(朘)气宛(菀)闭,百脉生疾;竣(朘)气不成,不能繁生,故寿尽在竣(朘)。竣(朘)之葆爱,兼予成(佐),……”意即王子乔父向彭祖问养生之道说“人的生气以什么部分最为精粹?”“彭祖答道:“人的生气最精粹的部分没有能超过阴精的。精气不能正常宣泄而郁闭,百脉都会出现病理变化;性机能发育不成熟,就不能繁殖生育,所以,决定一个人寿命长短的关键就在肾之阴精元气的盛衰。精气要保养爱护,还要用各种方法辅佐它,使他蓄积、充盈……。”文中的竣(朘)原指男童生殖器,此应作肾精来解释。该段文字中关于“阴精漏泄,百脉宛闭”“竣(朘)气宛(菀,通“郁”)闭,百脉生疾;竣(朘)气不成,不能繁生,故寿尽在竣(朘)。”等论点,对后世的房中保精、爱精养神理论,起到了奠基的作用。从此可以看出,长寿与保精的关系是何其之密切和重要啊!

image.png

彭祖的保精理念对后世影响甚大。他认为:“凡精少则病,精尽则死,不可不忍,不可不慎。数交而时一泄,精气随长,不能使人虚损。”但古往今来不少人认为房事中闭而不泻,恐怕难以取乐,彭祖则意为不然,《素女经》中彭祖为此与采女有段对话,云道:采女问曰:“交接以泻精为乐,今闭而不泻,将何以为乐乎?”彭祖答曰:“夫精出则身体怠倦,耳苦嘈嘈,目苦欲眠,喉咽干枯,骨节懈堕,虽复暂快,终于不乐也。若乃动不泻,气力有余,身体能便,耳目聪明,虽自抑静,意爱更重,恒若不足,何以不乐也?”指出射精后,虽然暂时得到快乐,但由于身体倦怠,耳鸣欲睡,咽干身重,四肢无力,身体元气受损,长远地看,还是难以令人高兴。只有保精,交而不射,便能气力有余,身体轻便,长寿无病,夫妻情爱更深,好像永远爱不够,怎么能会不快乐呢?
《素女经》书中记载关于《彭祖酬殷王》一段文字中,采女请教彭祖的一段对话,充分体现了彭祖有关男性疾病的辩证分析和性治疗的养生之道。采女曰:“男之盛衰,以何为候?” 彭祖曰:“阳盛得气,则玉茎当热,阳精浓而凝也。其衰有五:一曰精泄而出,则气伤也;二曰精清而少,此肉伤设;三曰精变而臭,此筋伤也;四曰精出不射,此骨伤也;五曰阴衰不起,此体伤也。凡此伤者,皆由不徐交接,而卒暴施泻之所致也。治之法,但御不泄,不过百日,气力必致百倍。”

image.png

采女问:“男子阳气的盛衰以什么为标志? ”彭祖曰:“男子阳气旺盛的话,其阴茎易得气血滋养会很暖热,性交时所射出的精液也是浓而呈凝聚之状。当其精气衰微之时,其表现有五:一是早泄,属气伤;二是精液清冷稀薄,属肉伤;三是精液腐败变质而有臭味(脓精症),属筋伤;四是精出流淌而非射出,属骨伤;五是阳痿不能勃起,属体伤。凡以上五种伤损,都是由于性交不得法,不能徐缓从容交合,而只是急促粗暴地匆匆进行,并很快地施泄射精了事所引起。治疗方法,只要交合而不进行施泄就可以了。要不了一百日,阳气精力便会提高百倍。”
这段话说明男子阳气的盛衰常常可从性功能的强弱来作为标志,进行判断。其中的气、肉、筋、骨、体伤应该活看,不一定和五脏刻板地对应,总体属于五脏功能的不足,导致阳气衰微。对于中老年人阳气衰微出现以上征候时,彭祖不但不主张“别床”、“异被”绝欲,而是继续主张“但御不泄”,即男女之间仅仅性交而男方不必射精,作为一种性治疗的手段,这是很有道理的。无论是早泄,还是阳痿,抑或是精流不射,都可以用性交合而不射精的方法进行治疗。夫妻同乐可增强男方的自信心,帮助阴茎充血,增强勃起坚度,改善阳痿程度;通过夫妻的性交流,性刺激可激发睾丸雄激素的分泌,增强性功能。同时,男方减少射精次数,保精养精,精液的分泌得以“休养生息”从而使精液转浓,不再稀薄。至于对精变而臭者,则应及时把败精瘀血排出体外,适当减少性交次数和缓解性冲动程度,减轻前列腺、精囊充血状况和慢性炎症,那么但御不泄就要适度应用,必要时少御少泄。相反,若不御女,长期的不过性生活,由于性能量的积聚,一旦双方接触,性过度兴奋,只能导致早泄的再次发生;不御女,则阴茎很难兴奋,血管不再扩张,废用性阳痿由此而成;不御女,性激素分泌怠而不增,性功能怎能不下降;不御女,性冲动屡生,而前列腺反复充血,更易发生炎症;故而彭祖在此强调以“御女”作为性治疗的一种手段,较之西方后来的性感集中训练法则更是一种很有科学道理的理念和方法。

image.png


采女曰:“交接之事既问之矣。敢问服食药物,何者亦得而有效?”彭祖曰:“使人丁强不老,房室不劳损,气力、颜色不衰者,莫过麋角也。其法:取麋角刮之为末十两,辄用八角生附子一枚合之,服方寸匕,日三,大良。亦可熬麋角,令微黄,单服之,以令人不老。……亦可内(通纳)陇西头茯苓分等棒筛,服方寸匕,日三,令人长生,房内不衰。”
《神仙传•彭祖》说彭祖“服水桂、云母粉、麋鹿角,常有少容。”因而《素女经》中记载彭祖注重服饵养生的这段文字并非虚言。彭祖推崇使用鹿角、配合应用附子、茯苓以壮阳益气、养心宁神、美容防老,开创了养生保健使用中药的先例。这一强性延龄麋角方可谓功劳不小,亦可说是性医学壮阳方的祖师方,对后世影响极大,后来的壮阳方许多是以此方为基础的。
以上彭祖有关房中术思想,特别是不绝不纵、以和为贵、爱精保精、房中避忌理念和性医学治疗实践,较之《黄帝内经》更具体,更专业、更丰富。因此说彭祖是中国房中养生术鼻祖是毫无疑义的。彭祖一生不被名利所扰。他“少好恬静,不恤世务,不营名誉,不饰车服,唯以养生治身为事。王闻之,以为大夫(让他当官),常称疾闲居,不与政事。”彭祖终日沉浸在养生的各种方法中,对官职金钱不在意,“致遗珍玩,前后数万金,而皆受之,以恤贫贱,无所留。”把得到的钱财都周济了穷人。据说彭祖有许多弟子,像青衣乌公、黑穴公、秀眉公、白免公子、离娄公、太足君、高丘子等,都活了几百岁。循彭祖养生法,还是能享大寿的。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于泸州

image.png

作者简介彭开富,四川兴文人。作家,学者。中华文化促进会彭祖文化研究会顾问曾任泸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市工商局副局长,市委农工委副主任,市扶贫办主任。中国作家协会成员,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四川省书法家协会成员,泸州市第二、三届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泸州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徐州《彭祖文化》杂志编辑部顾问。著作出版专著:《大彭史记》(江西人民出版社2013年)、《彭祖全传》(江西人民出版社2014年)、《酒城泸州》(中共党史出版社2000年)、《参谋与实践》(天地出版社2000年)、《开富诗联》(中国统一出版社2012年)。在全国及省市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文学作品120多篇,并多次获奖。其散文“人尽其才,荐贤者赏”,曾荣获1991年全国首届“冰心杯”文学大赛三等奖。近年来,从事姓氏学、谱牒学研究,创作了《彭氏春秋》、《家谱史话》、《家国情怀》等专著。其业绩入编《中国百科学者传略》(巴蜀书社1998年3月)、《中国当代艺术家名人录》(中国人事出版社1996年9月)。

评论
帐户登录
扫码登录
忘记密码?
快捷登录: